让事实说话:
  2006年农民滕奎友在国家拍卖行购买了由龙井市法院委托拍卖行进行拍卖的370平方米的房子,已经办理了房子的产权执照和土地使用证的变更、过户手续。
  蔡松男院长拒不交付已经拍卖成交的房子,一扣就是五年。没有扣押手续,更没有法律依据。竟管最高法院就拍卖问题有明确的规定,蔡松男院长根本不执行国家的法律和规定,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给买受人滕奎友造成沉重的精神压力和巨大的经济压力,最终逼死滕奎友。
  滕奎友死后,新上任的法院院长金正龙更是明目张胆的继续给滕家施压,逼迫滕家就范。公开表态:房子不廉价卖给法院,就继续扣押,扣押到什么时候不一定。
  2010年12月17日在法院的高压强制手段逼迫下,签署了一份违法的【息访协议书】,法院给了十二万元,法律援助了二十五万元,强行购买了滕奎友的370平方米的房子【当时房子市场价都在两千三四百元】。
  不到一个月,有人在延边交通广播电台公开以八十八万元的价格销售滕奎友的房子。手段够恶毒,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2013年龙井市法院又一薪上任的俞院长通知滕家及地方政府领导【派出所所长、东盛涌镇镇长】到法院,当面告知:滕家与法院签署的那个【息访协议】作废,告诉滕家可以起诉法院,行驶自己的权力。
  滕家到延边州法院起诉龙井市法院行政执法程序严重违法,侵害了老百姓的合法权益时,州法院居然不予立案,理由是没有管辖权。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有明文规定的,为什么不予立案?
  苗福君

  2018年11月24日